大公產品

首頁 > 新聞 > 正文

?綏靖妥協換不來和平 止暴制亂須動真格/龔之平

時間:2019-12-12 04:23:23來源:大公報

  不出預料,區議會選舉以反對派大勝而告終,原本由建制派主導的全港十八個區選會,十七個落入反對派手中。更加出乎不少人意料的是,反對派不僅沒有因為勝選而鳴金收兵,暴徒更沒有放下武器,而且街頭暴亂繼續上演,更出現向恐怖主義狂奔的勢頭,更多更大的亂象還在後頭。那些曾相信區選可以成為暴亂轉折點,「大和解」可以上場、妥協有助香港走出困境的人們,該清醒了!

  僅僅半年前,香港還是繁榮穩定、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,沒有多少人想過香港會淪落到今日地步。痛定思痛,梳理黑色暴力不斷升級的脈絡,其實不難發現,暴亂分子及幕後黑手固然窮兇極惡,沒有底線;而全社會的綏靖、鄉願,更是難辭其咎。

  奉之彌繁 侵之愈急

  黑色暴亂是五年前「佔中」失敗的延續,是一場旨在奪取香港管治權的「顏色革命」,反對派一早定下奪權三部曲,不達目標不罷休。而從暴徒的蒙面黑色裝束、連儂牆式文宣、「人鏈牆」行動、大規模抹黑警方、以血腥暴力製造寒蟬效應以及圖謀以冷槍殺人再嫁禍警方觀之,其他地方「顏色革命」的特點,香港都具備,有些方面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但非常可悲的是,不少香港人卻一味天真地相信,暴亂起初是不滿特區政府修例,後來則是因為所謂「警暴」引起,只要政府答應有關訴求,暴亂就會煙消雲散,香港就會恢復往日的歲月靜好。結果卻是,一步被動,步步被動,終致一瀉千里之勢。

  事實是,當政府宣布擱置修例,反對派攻擊這是「文字偽術」,並非真心放棄修例;當政府明確收回修例,用上「壽終正寢」的詞語,近乎於哀求,反對派非但拒不收貨,更進一步提出「五大訴求」;當政府再釋出善意,強調從未將反修例風暴定性為「暴亂」,反對派又獅子開大口,終於亮出「真普選」的底牌。何謂「奉之彌繁,侵之愈急」,這就是了。

  妥協,只會被視為軟弱可欺;讓步,必然刺激暴亂分子提出更多更無理的訴求。最近,縱暴政客又提出解散警隊的「第六大訴求」,不排除將來還會有「第七訴求」、「第八訴求」,沒完沒了。反對派的胃口是無底洞,永遠滿足不了,除非特區政府徹底投降,顏色革命大功告成,香港變天甚至「港獨」,否則他們是不會收手的。對反對派而言,奪取區議會只是第一步,現在還不到慶祝的時候,「黑暴尚未成功,手足還需努力」已成為其新口號。

  妥協不僅刺激反對派更大的政治胃口,也為暴力火上添油。先是粗口辱罵,用雨傘、鐵通打人,繼而投擲磚頭、汽油彈、土製炸彈,無差別地「私了」市民及「裝修」公私財產,再到成立「屠龍」小隊,以殺警為目標,接著佔據大學校園並將之變成「兵工廠」。作為香港交通大動脈的紅磡隧道,也因為被暴徒大肆破壞而首次被迫關閉十多天。最近,警方在城門水塘發現大批化學品,又首次檢獲真槍實彈,並在名校前發現土炸彈,顯示暴力迅速滑向恐怖主義深淵,香港由國際金融中心墮落為國際恐怖中心。

  最令人震驚的是,反對派在「國際人權日」發動大遊行,再次以暴力告終,不只有銀行及商舖遭破壞,連法院也未能幸免。金鐘高院、中環終審法院全部遭到汽油彈的攻擊,牆壁上復被噴上「法治已死」的塗鴉。而在上月,沙田地區法院亦遭到汽油彈攻擊。被燒焦的法院大門,滿地的碎玻璃,既是黑色暴徒無法無天的寫照,更是綏靖主義的必然惡果。

  早知今日 何必當初

  大律師公會終於忍不住出來「最嚴厲譴責」,並要求將暴徒繩之以法,但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!

 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,讓世人認識到綏靖主義的巨大危害。其實,綏靖在中國歷史上屢見不鮮。「綏」者,妥協、安撫也;靖者,安定、和平也。通過妥協安撫,換來社會安寧,立意不是不好,但如果是無原則的退讓,結果只會適得其反,引發更大災難。「六國破滅,非兵不利,戰不善,弊在賂秦」。古人早就總結過,六國滅亡並不是打不過秦國,而是執政者過分天真幼稚,一味向強敵退讓,以割地投降換取一時茍安,最終導致「譬如抱薪救火,薪不盡,火不滅」的可悲下場,教訓特別深刻。

  黑色暴亂之火綿綿不絕,不也是全社會「賂暴」而助燃的結果嗎?暴亂是如此血腥,暴徒是如此兇殘,香港被破壞得滿目瘡痍,有目共睹。但莫名其妙的是,社會總有一些好心人,不顧及眼前的事實,或者不願相信;不面對嚴峻的未來,或者不願面對。他們主張息事寧人,因為暴亂者只是「孩子、學生」,成不了大事;又一廂情願地相信,政府只要稍作讓步,讓暴徒消消氣,就會放下汽油彈。

  如今,這些人又認為反對派當選議員、進入建制,好比孫悟空被戴上金剛箍,會放棄暴力,乖乖做議員服務市民。更有人重提區選結束是坐下來談判、「大和解」上場的時候。「鄉願,德之賊也」,說的不正是這些「好心人」嗎?

  事實一再證明,以鬥爭求團結,則團結存;以退讓求團結,則團結亡。香港社會不是不可以和解,但前提條件是止暴制亂,恢復秩序,將暴徒及縱暴政客繩之以法。也只有重建法律的權威,重塑法治核心價值,將被顛倒的是非善惡美醜標準再顛倒過來,香港才有劫後重生的希望。一味妥協、退讓,只會繼續助燃暴力,進一步刺激恐怖活動,把香港在無休無止的暴力之火中化為灰燼。

  現在是最壞的時候,也是最好的時候。最壞,是因為黑色暴亂之下,法治崩潰、社會撕裂、經濟受損,絕大多數人淪為受害者;最好,是因為暴亂將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一次過全暴露,為撥亂反正、徹底清除病灶提供了契機。香港正處在治與亂的十字關口,何去何從,就看香港人如何選擇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